2019-01-23

农牧新思维 | 为何说养猪本质上是一场知识活动?

农牧新思维  

在翻开2019年新篇章的时候,爱猪网策划的农牧产业跨年趋势直播给业内人士留下了印象深刻。在直播中,爱猪网主编战伟提及,人类历史经历农业化、工业化、信息化之后,已经大步向知识化社会迈进,知识化社会将给行业带来了新的挑战,如果养猪没有新的思想和好的知识体系,那么将很难赚到钱。

而较早之前,农牧新思维也有一期专门就养猪的本质就是一场知识活动的主题进行探讨,战伟主编在视频中曾提及养猪是知识以成果的方式在猪场的应用。具体来说,即猪场里面的饲料、疫苗、设备包括种猪基本上都不属于猪场,而是猪场本身的一些供应链上相关企业研发的成果,这些成果以产品或者服务的方式卖给了猪场,猪场重新通过知识体系的搭建,最终呈现出我们所看到的猪场的整体结构和运作模式。

为什么说“养猪本质是一场知识活动”?养猪如何与知识产生联系?战伟主编进行了全新的诠释,他认为当所有的产品不属于猪场本身,但猪场仍然作为整个行业的核心点而存在时,这意味着猪场实际上是一个知识系统,我们甚至可以这样定义:养猪的本质实际上是一种知识活动,猪场所有的工作只是通过猪这个载体来体现我们在整个行业、社会上整合知识的一种能力。视频中,他还以行业中知识养猪最为典型的4个案例进行了详细的剖析,在思考方向上给予更多的启发。

QQ截图20190123153530.jpg

案例一、天兆猪业余平先生

余平先生不是行业出身,他曾经供职于世界五百强企业,并积累了一定的知识体系,这种知识体系是具有国际化的、更高维度的商业逻辑,所以他在运作天兆的时候,思考的出发点不会被技术所局限,也正是因为如此,天兆颠覆了养猪行业的过去二十多年的营销模式和营销理念,在短短几年内,成为了行业内仅次于牧原温氏的第二集团的领航者,去年天兆种猪销售超过25万头。

这足以说明余平先生掌握了养猪本质上是一个知识活动,他把天兆猪业的知识管理体系梳理成标准化的东西,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知识体系。在天兆的发展过程中,这套完整的知识体系将人、猪和环境三者融合到一体,不仅支撑着整个天兆的运作,还能够被成功复制,延伸至企业的其他相关工作中,使其成为一股让企业发展壮大的强大力量。

事实上,规模化猪场的竞争并不是在丹系、美系或者法系的种猪场的竞争,而是在于知识体系的竞争,如果你的知识体系不够完整,或者知识体系的维度不够高,那么猪场的竞争力就会偏弱。引种虽然能给猪场带来短期的成绩,但是对于一家致力于长期发展的企业来说,它最核心的竞争点在于知识体系的建立。

案例二、牧原集团秦英林先生

牧原集团的企业文化值得许多猪场学习,牧原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一方面得益于政策利好,在行业非常好的阶段牧原得到了发展和壮大;另外一方面在于无止尽的学习,牧原是一个典型的学习型组织,它从技术、生产、管理到运营多个方面入手,不断完善自身内在的知识体系,同时注意从行业外摄取更多知识来丰富自有的知识体系。

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不管行业内外召开什么样的会议,牧原只要出席这个会议,一般都是管理层带着企业的年轻人共同参加,这是他们学习型组织的氛围和企业文化所决定的。

案例三、温氏集团温志芬先生

温志芬先生是教师出身,在特定年代因子传父业开始养鸡,当他发现自身技术基础以及技术能力有限时,他摸索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都是以合作为出发点。温氏与华南农业大学等高校的产学研合作,就相当于直接将高校的知识体系与技术体系引进来,使温氏平台的服务能力丰富起来。

温氏与公司+农户的合作也是得益于这种商业模式,这种合作以产品和服务为基础,产品本身就是知识的载体,而服务则是温氏通过产学研引进了更多知识体系,这种知识体系具备服务能力,可以很好地服务那些公司+农户。 

案例四 、广东德兴姚辉德先生

我们知道,这几年广东的猪场受制于环保、土地等政策影响,整体来说发展相对较慢,但是广东除了温氏以外,还有一家企业的成长值得关注,它就是广东德兴。德兴以高设施农业智能化的养殖模式为定位,开启了自己走出广东的战略,并且开始涉足于食品等其他环节。姚辉德先生虽然并非科班出身,没有相应的产业经验,但这并未阻碍德兴的快速发展。究其原因在于姚辉德先生是一个学习能力非常强的人,他多年以来不断访问各个国家,学习国外先进的养猪理念和养猪技术,特别重视将国外的先进设备引进到德兴的猪场里进行应用。

如果你现在去参观德兴的农场,会发现全世界比较先进的设备德兴几乎都有,姚辉德先生将多年以来积累的先进知识转化成产品的这种形态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