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中美论猪“健”--猪业高峰论坛随想

猪业资讯 2018-12-04 09:55:20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非洲猪瘟弄不死, 来年三元赛黄金

1111.jpg

【金陵霾中论猪道】

透过窗外“温润燥烈”各不相同的霾【1】,看着快速向后飘出的景,脑袋里像跑高铁一下闪过2天以来会议还能记住的场景与内容。突然想起自2年前,开始佛系更新VETMOOC,从北美PRRS学术论坛,CRWAD,生猪产业体系年会,到IPVS2018,似乎每个大的会议都会忍不住胡诌一篇推文,不论是嘚瑟见闻,还是抢先爆料,总有自high的文字产出扩散。

而如今,别人专业媒体、专业编辑团队运作,口头报告刚完,总结归纳性推文已好,感慨专业人做专业事,内容传播效率是我等佛系个人公众号不可参比。但还是有一些感慨似乎觉得想要一提。

1112.jpg

这是一场气氛与过往截然不同的高峰论坛,和5个月前的千人火锅,载歌载舞形成鲜明对比,人们惶恐、焦虑、担忧、无奈,也有神经高压紧绷之后的释然,天要下雨,狼要咬人【2】,随他去吧。5个月前,人们最关注的是PRRS,一个大厅可以点到“小兰”全席,当然火爆到人满为患,除了讲台,地上都快坐满了人;是PEDV,青年兽医论坛中观点针锋相对,各路大咖神点评;是新发病,PCV3,抖抖病,塞尼卡,争相报道;是经典老牌劲旅,口蹄疫、猪瘟、伪狂犬,从机制到净化;还有丰富的细菌病、寄生虫、营养、食品安全、生物安全、粪污处理、动物福利……不胜枚举。

1113.jpg

但5个多月后,准确说自8月3日以来,兽医圈的热搜榜,只有姓“非”的一个,其他的疾病瞬间就像手机界的黑莓、moto、诺基亚、sony、联想、HTC都变成了the others。“非”家出悍“匪”,非典SARS, 非典型性(AtypicalPRRS)蓝耳病,非典型瘟病毒(APPV),非洲来的埃博拉以及起源于非洲的艾滋病。

1114.jpg

如今,开口不谈两句非洲猪瘟(ASF),都不好意思认真作报告,觉得占用了大家急迫了解ASF的时间,实在有些对不住。回想起8月4日的那篇,也是唯一一篇自己的原创推文“若无ASF便是天堂”没能想到一个主要靠接触传播,开始发病不快的DNA病毒,能如洪水猛兽。

若无ASF便是天堂--海地克里奥尔民猪(Creole pig)国家清群事件

1115.jpg

它像一枚深水炸弹爆炸后,表面没有白龙出水的动静,但形成的压差和旋涡,足以挤扁水域内的钢铁潜艇。Boss Yang最喜欢引述的一句话“非洲猪瘟像一名老人,行动缓慢,但一旦来到中国,她会变得越来越年轻”。

1116.jpg

正式大会开始的第一个报告是来自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KSU)的 Dr.Jürgen A. Richt,一好哥们跟他先前早已熟识,总跟我介绍这位“放荡不羁”爱科研的流感专家,久闻其名,但也是初次知道他还在美国做非洲猪瘟疫苗,担任新兴和人畜共患病卓越研究中心主任。

1117.jpg1117.jpg

报告一开始当然是教科书似的起底ASF基本特征,从IPVS的俄罗斯专家到如今密集来访的欧洲大咖基本都差不太多,但突然转导美国疫苗研发项目顿时眼前一亮,DNA加上亚单位表达蛋白,细胞体液免疫都不落,特别是当闪现疫苗设计所用出靶标基因名称的时候,时间凝固了,瞬间觉得这是当代白求恩啊,国内当前听外宾报告,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干货”,顿时前排骚动,大量勤奋好学的观众纷纷掏出手机使用最具有中国特色的方式迅速高效的完成会议笔记。

但,当存活曲线展现出来的时候,大家完全傻了,不免疫死的快,死的全,但疫苗免疫组死亡更早,突然感慨,难道感染PAM等单核细胞的病毒都这样,抗体结合病原后与细胞上的Fc受体作用,能帮助病毒感染。这才恍然大悟,原来ASF疫苗开发除了原来说的没有中和抗体、免疫原蛋白不清、基因组大,充满重复序列不好操作之外还得多一条,需要避免ADE。而弱毒活疫苗则是很低毒力的弱毒株还是能引起非常严重的关节炎和坏死,就像慢性感染似得。他报告中的一条条存活曲线就是对我国疫苗研发热情的一瓢瓢数据冷水啊。

1118.jpg

国内专家的第一个报告是南农知名校友【3】Boss Yang的《非洲猪瘟的防控与挑战》(ASF C&C),他一直跟我们说ASF就是一匹饿狼,在俄罗斯远东暴发的时候,大家就喊狼要来了,如今靴子落地,狼入猪圈,暴发之地一片狼藉。其实他聊更多是挑战,观念、信心、防控体系、落实和产业转型升级和行业布局的改变。

1119.jpg

ASF大家都在聊,都在发表观点,官方也在提持久战,很多人认为明年也许是机会,产能去了,猪周期提前了,只要不被这“季节性猪瘟”弄死,明年难说三元都当种猪卖,身价自然赛黄金。都说非洲猪瘟是生物安全体系的试金石,潮水落后,谁在裸泳一目了然。

11110.jpg

有钱、有技术、有胆识的都想扩规模吧,特别是有其他鸡鸭牛羊或水产等饲养可以对冲风险的,单一养猪模式的可能会更加小心翼翼往前冲,知道下雨时没伞的应该跑更快更稳。这样一来,应该会增加产业的集中度,养猪都高门槛,高科技。

11111.jpg

对动保行业来说,对动保产品品质要求较高的客户比例会增加,多过价格敏感型客户,但客户杀价能力应该会水涨船高,而客户水平高了,技术服务经理们,没有真才实学和干货,光靠忽悠的恐怕要慌了。

11112.jpg

最关心的是对其他疫病,生物完全意识加强,具体操作体系化、可考核化、可操作化,相信在长期来看,猪瘟伪狂蓝耳流行性腹泻的防控都应该会向好的方向发展。那天做报告还在开玩笑说,消灭小偷的不是警察,而是微信支付;而消灭蓝耳难说不是疫苗而是非洲猪瘟,还顺便从传染病三角关系的角度“戏谑延展”了一下,非洲猪瘟在猪场暴发,易感动物全扑杀没了,自然没有PRRSV的传染啦。但就当前情况来看,因为禁运和种猪销售的停滞,大量猪场压栏厉害,饲养密度增加,又是进入冬季,将大大提高PRRS和PED的防控压力。

11113.jpg

【PRRS研防有新章】

接下来ISU的Dr Christopher James Rademacher分享了PRRSV低感染率准猪群的监测方法。前期推文介绍过猪群PRRSV感染状态的四个阶段很重要的是接触断奶仔猪的病原阳性情况。

农场蓝耳状态评测--猪病“小兰”的时空之旅【连载-15】

11114.jpg

根据流行病学采样计算规律,当群体中流行率过低时要想抓出阳性动物所需的采样量是吓人的高,所以最开始是选取“病弱残僵”能提高采到阳性样本的概率,但仍然成本较高,所以还是群体采样,用口腔液代替血清,在这个方法上ISU一直在全球推,做了很多细节优化,甚至优化了专门用于监测口腔液中抗体的ELISA试剂盒。

11115.jpg

但上次OIE会上,欧洲的专家老吐槽,发病动物都懒得动,咋还会去嚼绳子呢,而起口腔液中成分复杂病原有可能易于降解,且检测准确率低于血清。这次除了除了绳子采样,还介绍了睾丸渗出液和断尾组织渗出液的收集检测,这个对低感染率下的猪群监测算是简便易行的好方法。

11116.jpg

美国国家动物疾病中心(USDA-National Animal Disease center)首席研究员Dr.TavisKeith Anderson介绍了一个美国农业部的动物病原数据库系统,利用AI技术结合亚马逊的云计算去构建一个精简筛选优化后的动物病原基因组数据库,可以自动判断重组毒株,剔除明显的测序错误,经多个毒株片段合成全基因序列,听到这突然多了一份担忧,美国投资那么多钱搭服务器,给各国科学家免费试用,收集了大量生物序列信息,如果有一天把断开连接不让制裁国用了,大家如何继续实验?

11117.jpg

另外两个自己非常感兴趣的PRRSV报告都是在我们大龄青年论坛里关于暴发场经济评估和处理措施效益的,向阳和孝文报告方向有些撞车,但其实互为补充,他们用的体系和计算方法并不完全一致。报告人都是爱读文献的实践派,也都是莫瑞森科学实践奖的获得者,报告的共同点都是来自临床(不只是贴近)的真实案例,使用数据说话,判断投入产出,相信实验结果影响了各自体系防控的思路。

11118.jpg

絮絮叨叨太多,已经写太长了,还有很多非PRRS的优秀报告就不在这一一介绍,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猪兜网”上有详细报道。(也没给广告费,这算公号互推吗?哈哈)

最后要感谢南农的周斌教授的盛情邀请,以及组委会老师同学们辛勤付出,才会有大会的圆满成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