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杰:半年多以来对非洲猪瘟学习的总结

猪场频道 2019-04-04 19:52:43

个人观点,欢迎吐槽。

一、非洲猪瘟的形势

“我国非洲猪瘟的形势远比官方宣布的、媒体报道的、大家认为的严重”。这是我在2019年初的一个报告中所说的原话。

从猪场外部环境来看,因为人口密度、村庄密度、猪场密度、道路布局、粮食收贮方式、运输方式等原因,非洲猪瘟病毒存在的广泛性、长久性以及布控的难度,都是俄罗斯等国无法相比。

从猪场本身来看,生活区建在猪场内,生活区到生产区没有有效的阻断;机械清粪需要拉粪车靠近猪舍作业;场内做粪污处理;缺乏专业的运输车辆;生物安全意识及设施不足等,这样的猪场在过去防不住PED,现在更不可能防非洲猪瘟。

政策及政策执行的结果,相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不多做评价,只说几个假设:

1,假如有病死猪进入屠宰、加工、冷藏环节;

2,假如有病死猪没有经过焚烧深埋;

3,假如有病死猪被抛到水体。那么,非洲猪瘟防控的难度可想而知。

我们已经进入与非洲猪瘟“共舞”的时代。

 二、非洲猪瘟的影响

大家都喜欢用俄罗斯养猪行业近十年的变化来做比较。

首先,非洲猪瘟一定会带来产能的下降,这是毫无疑问的。问题是下降到什么程度,以及多长时间能恢复。

关于下降,大家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去获取信息,自己判断。建议用最悲观的估计。

关于恢复,我有几个判断:

第一,恢复的速度肯定不像俄罗斯那样,因为和中国比,当时的俄罗斯养猪密度非常小,非洲猪瘟爆发后,他们的新建猪场都是在养猪空白区建的,我们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净土?

第二,永远回不到前几年的产量,首先,中国人民的肉食品消费量没有上升空间(已经6年没有上升),然后,被更环保、更节粮、更廉价、更易发展的鸡肉填补的空间,也不可能都换回来。

其次,非洲猪瘟一定会淘汰没有能力防控的猪场,不管是什么规模的。不过,现在看来,小规模的是首当其冲。因为对于小规模的来讲,防控非洲猪瘟的设施投入以及运行成本相对值高,并且因为规模小的原因,冒险的预期高。而对于大规模猪场,冒险的代价是无法承受的,因此,更有积极性去做更大的投入以及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从这个角度来看,非洲猪瘟对于养猪产业规模化进程是有巨大推动作用的。

第三,高价格肯定会维持很长的时间,因为靠进口,是无法满足需求缺口的。

第四,与前几次猪价飞涨时投资热情相比,非洲猪瘟会迅速提升我国养猪业的门槛,进入更高水平的竞争格局。

三、关于疫苗有话说

关于疫苗问题,最权威的专家也分为两大阵营,让大家颇感困惑。一派认为非洲猪瘟疫苗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提供保护,另一派认为非洲猪瘟疫苗很快就能有突破。都是专家,谁错了?

我的观点是:非洲猪瘟疫苗一定会很快研究出来,但是,很难在短时间内为养猪业提供保护。(好象和没说一样)

疫苗需要同时具备三个属性:有效性、安全性、经济性。因此一个疫苗有没有应用价值,就不能只看它能不能保护猪不发病、不死、或者不受感染,其安全性是同样重要的。目前的疫苗研究的确是有进展的,也存在具有100%保护能力的疫苗,但是,其安全性未经评估,甚至,有专家认为,这种减毒苗非常不安全。

同样还要满足经济性。如果疫苗成本太高,或者使用后猪的生产性能下降,我认为还是有评估其它方法的必要性了。

我们都知道,尽管蓝耳病、伪狂犬有疫苗可用,阳性猪场的生产成绩与阴性猪场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便能够研究出非洲猪瘟的疫苗,采用严格的生物安全控制,让病毒的威胁远离猪场,也一定是效率最高的方式。

 四、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与前一段时间的哀鸿遍野相比,最近一段时间,大家越来越理性了。尤其是3月30日呼和浩特会议,让大家认识到:即便没有疫苗,非洲猪瘟也是可防可控的。俄罗斯及其它国家的很多养殖企业已经给我们做了很好的例子。

来俄罗斯说事,并不是崇洋媚外,人家有好的经验就要学习借鉴,他们对中国国情不了解,不是还有我们自己嘛。最起码,他们告诉我们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

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科学系统分析的基础上,找出防控非洲猪瘟的切实可行的方案。

 五、防控非洲猪瘟的方法

生物安全措施是防控非洲猪瘟最有效的方法。几年前讲生物安全,有人会笑话我,现在讲生物安全,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生物安全并不神秘,不外乎四个步骤:分层次——设屏障——建关卡——树流程。

分层次:生物安全的原理是通过物理的、化学的方法,尽可能让病原威胁远离猪只、猪只生活的环境、猪场,将病原感染的机会降低到最小——最好是零。

将威胁降到最小的思路就是分层控制,逐级减量。就好比过去的京城,就分为外城、内城、紫禁城,层层控制,保证帝王的安全一样。又好比开会时,各地机场、车站层层设防,来保证领导们的安全一样。(把猪比做领导是不是有点不尊重啊)

分层次首先要明确病原威胁的性质、程度,然后确定不同层次的安全等级,再次对所有设施进行科学评估,确定不同设施的生物安全属性。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设屏障:屏障的作用就是阻挡,实际上是减量化(因为即便是医院的手术室,也不是完全没有病原微生物的存在的)。不同的层次对减量化的要求不同,那么屏障也就不一样。比如,有的屏障是围墙,有的用围网,有的用空间分隔。

建关卡:因为要进出,就要有关卡。想想过去的城门,尤其是瓮城,就是典型的关卡,对进入城墙的人进行控制。我们要建的关卡就是人员、物资、猪、运输工具进出不同屏障的通道,以控制病原威胁。

树流程:如果我们审视一下过去瓮城的作用,就会发现,这里有流程。在猪场,任何经过关卡进入下一个层次的行为都要有流程。流程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其实做任何事都有其流程,习惯了就成为自然。

 六、防控非洲猪瘟成功的关键

也许很多人会说,看上去好象并不难啊,为什么大家还是防不住呢?其实,防控非洲猪瘟不仅仅是在技术层面。我认为防控成功的关键,有以下四点:

决策科学:决策要有科学的依据,决策过程也要科学;

流程合理:流程要可靠、可行,不做过度设计,否则劳民伤财;

设施可靠:设施是让流程能够顺畅实施的硬件,没有良好的设施,流程就很难保证。比如,温暖、明亮、干净、舒适的洗澡间,就是员工能够好好洗澡的前提;

奖惩到位:没有奖惩体系的流程就是摆设。

七、基于非洲猪瘟的猪场(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不是挂在墙上的口号,而是所有员工(从老板到基层)都认可并且可执行(这非常重要),乃至变成思维和行为习惯的系统。

你很难想象一个把自己的床铺搞得象“猪窝子”(这么说好象都对不起猪)的员工,会严格执行生物安全流程。

同样很难想象领导都做不到、不能成为习惯的,却要强迫员工天天去做,会有好的结果。

从这个角度来说,防控非洲猪瘟并不只是兽医们的工作,也不仅仅要求员工去做,而是要让生物安全的理念扎根到每一个人的思想,让生物安全的流程落实到每个人的行动。——这才是文化。

文/毕杰 

来源:老毕爱学习公众号


    推荐阅读